山西大同古城古迹游玩-悬空寺、平遥古城、云冈石窟

山西大同古城古迹游玩-悬空寺、平遥古城、云冈石窟

悬空寺静静地挂在峭壁上;早晨的艳阳,让悬空寺隐没在黑暗与峭壁的阴影间,我从西端上去,慢慢地敬仰着神明们的佛影;在仅能通过一人的阁楼上停足,脚下的木板摇摇欲坠;大半个身子悬空,伸手度量恒山的伟岸,耳边听着一对善男信女愈加洪亮的诵佛音,默念着那些向佛的行径和造佛的奇迹。

广播不停地播报,入闸出闸的人们络绎不绝,国庆日,武宿机场的天空骤然暗了下来;洋洋洒洒的离愁和别绪让人心闹:若相聚,已情重,若相离,何相送?三个小时后,东航的飞机如期降落,我终于从温暖的“理想田园”钻出来,回到冰冷的现实世界。

一转眼,人生近半,却四十而惑:惑际遇,惑人情,惑现实,所不惑,仅剩人生态度。

我不知道何谓之“疯狂旅途”,年少时,曾想过一个人背着行囊,穿越青藏公路;现今已不惑,思想却越来越惑:我还能否有些卑微于人的雄心壮志,屏蔽我浅薄的认知,让我多多见识祖国的宽广?

所以这次入晋,是尝试。尝试一个人的旅途,尝试一个人的攻略,尝试订房订票这些旁人看似很简单的工作,然后,尝试用一个人的心境,求大同,去渡化某些不惑。

盛世中国,涌现的社会不平,让世人的信仰不断偏移,自原始氏族起数千年,世人的阶层由大同变为变不大同、变大不同乃至不同,其间演变,智者自扰。而大同川,自周朝起,便是外界向往的人间乐土,居此间,人尽相同,细细享受生活乐趣,孔子《礼记·礼运》便阐述了“大同”社会理想。另一方面,大同战略地位显要,因其首都门户、三晋屏藩、中原保障所累,自古战火不断,为兵家必争之地,女真灭辽,蒙古灭金,均先攻下大同。

所以大同,便是此游首站。在大同数日,围着半城的废墟和半城的古典新建筑游转,看着新城与旧居的不停互渗。因为大同,因为那个全国知名的耿彦波,便能体会中国特色“不同”的劣根所在和民众对“大同”的美好愿望:听着那些念叨耿彦波的好,就会明白,在泱泱中国,做好官做好事,真难。究根到底,仍是“不同”作崇,人人都顾着自已乃大,却未有前仆后继的决心,谈何容易?

大同

没有在大同走过的人,就无法了解大同的岁月积淀有多厚,这种积淀,比老巷子屋顶的灰尘更甚。鼓楼区附近,华严寺、九龙壁、法华寺、古城墙等著名景点干净亮洁,相距很近,随意可达。这些现代建筑的旁边,往往就是破旧房子,还伴个十年难得一见的秽乱公厕;时空的跨度,在大同尤为明显。那些翻新着的历史,和林立的巨型脚手架,将这个巨变中的城市,深深地打上了耿彦波的烙印。

大同美食

凤临阁名声在外,格调比较高雅,百花烧麦汁香浓郁,也隐喻了正德皇帝的一段野史;但更随俗的,是司令部附近的“兔头”一条街,晚上的喧闹,让秋凉的大同平添几分暖意。街上静静悄悄,可是一掀“胖来来”兔头店的门帘,面红耳热间,人人的脸相特显亲切,这就是“大同”的另一特征:喝醉了,管你是将相王侯,马夫走卒,皆大同。

大同冼浴

从没有经历过北方的澡堂,于是在上火车前的余裕里,到悦龙酒店冼浴了一把,我倒真是进了大观园的刘姥姥,搓澡、休息、泡浴,啥都觉得新鲜,特别是搓澡,师傅操着地道的山西口音,边搓边问,根本没给你搭话的余地,“舒服不?舒服,好嘞!”“力度行么?刚好,好嘞!”“三合一要不?要?好嘞!”“擦盐要不?要?好嘞!”待我明白其实很多油盐是加收项目后,已经是像涂油漆似的全抹身上了。冼浴在北方,更像家庭聚会,几家人一起上澡堂,三个男人凑一桌麻将,三个女人凑另一桌,小孩子们则在包含项目自助餐里,拿着碗碟,跑来跑去。这是“大同”又一种表达方式:天伦之乐,简单地透过温润的夕阳,从窗户的空隙,洒在每个人的脸上。

悬空寺

悬空寺静静地挂在峭壁上;早晨的艳阳,让悬空寺隐没在黑暗与峭壁的阴影间,我从西端上去,慢慢地敬仰着神明们的佛影;在仅能通过一人的阁楼上停足,脚下的木板似摇摇欲坠,甚至连轻微的声音都让人惊惧;大半个身子悬空,伸手比划天空的节奏,静静度量对面恒山的伟岸,耳边听着楼下一对善男信女愈加洪亮的诵佛音,默念那些向佛的行径和造佛的奇迹。我像每个带着谜团登上悬空寺的游人一样,仔细观察那些承起寺庙的木柱,最终仍是难寻端倪,古人的圣手仙迹,岂是我等凡夫俗子能参透?

恒山

恒山是我最后攀上的五岳,之前03年南岳东岳,05年西岳,07年中岳已涉足。午后艳阳,满眼苍翠,疾风蚀骨,我坐在悟道台的石阶上,暴晒。山上的一草一木充满灵性,我周边是诸神之殿,我面前是群山之魂,悟道石壁上的石刻棋盘,也似有仙人对奕。我如同登山道上那株六百年的油松,伫立,观望。

在一个殿前,看到一个老太太一步一拜地拜上殿门,百来级的石阶在她面前,似乎并非难事。礼佛的力量,在这刻无限放大。恒山的殿上,住满了逮游客手然后抢着看相的道士,我一直奉行“只上香,不看相”原则,某次给道士逮着了手,急速抽手,双手合什,道了个诺,奔下一殿去。

应县木塔

应县木塔因供奉佛祖释迦牟尼,又称佛宫释迦塔。到应县的时候,已是下午四点,木塔懒懒地处在商业街的中心,迎接着游人的叩问;其时木塔禁止游人登塔两年有余,我只能从各个角度,在塔下眺望木塔的横匾和精美的做工,踱进首层参拜释迦牟尼,看佛祖的大度和慈,看大殿顶部华丽的藻井,风停树摇,心安神怡。

云冈石窟

与莫高窟、龙门石窟并称为中国三大石窟,云冈石窟饱受着气候和风沙的侵蚀,附近的煤场和扬起的煤尘,有恃无恐地为佛像们乱披着外衣。我进入云冈的时候,适逢云冈因为“世界旅游日”免了150元的门票,人皆可进,这份对于大多人数属于昂贵的观赏,在斜阳菩萨们的笑容中,暖暖地洒到每个人的身上,可惜这种大同,也只能一年一次。石窟建造者的初衷,当然是为了宣扬佛法大同,苍生平等。可是他们应该没有想到,佛像竟然真的留传千年,佛法真的昌盛广济。佛像的光晕日复一日地审视众生,世上本无船,何必苦修渡?

云冈的石塑,每片似乎容易脱落,砍手砍头的孽作,更是让人看了痛心疾首,许多惊世的传神之作,正在悄悄消失。斜阳晖影中,出现了许多七星瓢虫,游弋在佛像和人身上,像是一群布道侍者,传递某些“大同”的信息。在释迦牟尼的坐尊像,我停下了脚步,佛祖双耳福垂,双脚盘坐,双手端放膝上却蚀去,始终面带微笑,仿佛再多的苦难,在他面前也不足道也;若苍生都平等,世间又哪来那么多的苦难?

雁门关

当我雄纠纠迈进雁门关的时候,太阳和月亮高高地挂在天上。雁门关,这个充斥着血腥和厮杀意味的名称,这个连雁都飞不过的雄关,已驻满了农家小客栈和饭店,沦为如同八达岭一样的长城游戏。穿门而过的关风,把墙垛上的彩旗撕得哗哗啦啦,在晨雾潮湿的石阶坐下,连空气也带着陈血咸腥味道。从练兵场和炮台走上嘹望口,呆望远远处的敌楼和烽火台,看着杨家将英武的石像,独吟一首《渡雁门关》之“悠悠秋萧雁难越,漫漫铁关弓欲张,风碎旌旗肝胆丧,不见当年杨六郎。”满心感慨;出关时,终于遇上了雁门关的第一拔客人。

广武明长城

此次入晋,我还有个目的是找寻长城;我要的,并非像八达岭那些用现代气息包装好的长城,而是寻找那些湮灭在凡间、原汁原味的长城。当时查找地图,大同的长城首选得胜堡,后来深入,找到了忻州和朔州交界的广武长城,事实证明,这段长城,与我梦想的长城,正是一脉相承。

我叫师傅在208国道靠边停车,径直走向这两重荒弃的长城;这重长城一段土墙,一段砖墙。它的砖墙,有些被村民挖下砌作菜园的围墙;有些散落在城墙边无人理;更有些干脆被挖出个洞,成为流浪汉的居所。有段土墙,村民们嫌挡路,直接挖出一个大拱门,成了村道,容纳车辆进出。这些城墙,无法辨识年份,对村民们来说,它们只是悠久岁月的一道佐证罢了;田里的一头毛驴,不解地看着我这个异乡人,围着这段城墙转进转出,游游走走,东摸西剔;它叹叹气摇摇头,继续啃泥,吃草。

广武长城是准备开发的景点,估计以后就变成“中国式”景区了;我去的是旧广武。中午到达时,景区只有我一个人,也看不到一棵树,车甚至找不到小小的阴影遮一遮。我一人走在这段看不到尽头的历史城墙,大部分的砖墙已经剥落,掉下深谷;遍眼山野,层层叠叠,长城却无法重振往日的雄风了;我从浅草中的一条行道往前走,从蹄印和粪迹来看,这条路道的近期用途,主要供羊群行走无疑。两边对穿的强风,呼呼作响,刮击着我的耳膜,似乎向我逼述着这个山谷、这段高墙的过往烽烟。转头一望,远处的高速公路、山川、原野尽收眼底,还能看到汉墓群前方的大广场。道旁的一些蓝花莫名地骄艳盛放,似在追忆那些千年的辗转相思和缠绵悱恻。

我终于在一座烽火台停下,在黑暗中鉴赏烽火台里的华丽结构和宽阔视野。从荒废的楼梯走上烽火台的顶部,整个山谷尽收眼底。艳阳从我头顶笔直照下,像打通了我的任督二脉,赐予我无穷能量,连我的影子一并带走。我在小小的烽火台顶踱来走去,狂呼大喊,站起坐下,像中了邪地迎风而舞,御风穿越;折腾累了发呆久久,却迟迟不愿离开这块山灵庇佑的小方顶。

平遥

清晨六点下了火车,对平遥的第一印象,就是清静。暖暖的朝阳涂抹我的脸上,让我的脸容酒醉地金红。行李放下后,首先做的事情,就是平遥城里追逐朝阳。当朝阳从巷子深处、从大红灯笼穿透出来,你会忆起世间的一切美好事情。微凉的秋意轻撩你的风衣,我在街边的一处早餐档坐下,听清晨的问候声、看活动筋骨的老人们;这些风景,哪里都有,凡间大同。

太阳慢慢爬上高处,人们终于出来了,古城的分贝也上调了一档。我走上拱极门,沿着城墙往东门踱,城墙外是农贸市场,村民们收摘的自家蔬果,用农机车载着,等着买家;城内是层层叠叠的瓦房,看着成群信鸽来回盘旋,偶见一只落单的信鸽停在角楼的顶端,或落寞或傲盼,一飞冲天。

然后是平遥,到过这个古城的知道,它仍然是众多玩家的梦想之地。保护完好的镖局、县衙、文庙等等,维持了古城的古色古香(古城内有四个4A景区并非浪得虚名),而眼花缭乱的商铺,又让随心所欲的游逛,总能找到停顿的理由和地点。其时临近国庆节,满城国旗红艳艳的情景,无论是市楼俯视,还是在街上远望,都是一派热闹繁华景象。入夜走累了,就坐在镖局博物馆门前,所有的灯光在古城中变得虚无,刺眼的光束,四处乱窜,一束一束撩拔着你,抓住你的心。

平遥的吸引,更在于这些古建筑特有的晋商文化因素,让“大同”的人们有了“不同”的想法。平遥的古宅保存意识很强,很多东主沿用旧貌,做起民居客栈,难得的是,很多宅里,都有镇宅之宝,对于住客来说,总能找到意外的价值。

夕晖平遥

下午五点半,我在南大街上疾奔,只为尽快登上南门迎薰门看日落。夕阳像是披了一层外晕,透过树荫,洒在迎薰门的每一块砖墙上,越沉越金黄。陆续的游人在城墙上走过,陆续的摄客在墙垛旁边蹲下,陆续的孩童欢笑声从南门广场传上来。夕阳浑然不觉,安稳地干着沉降的本份工作。它慢慢地将周围的薄雾云层吸入,能量愈加张放,行径却不事张扬。我陪着,心无旁骛。有个女孩急切地冲上来,赶趟夕阳的晚场;夕阳不等你,我等。

张壁古堡

相较平遥其他周边景点,我选择了张壁古堡,因为向往它的后面两字。张壁古堡是一处保存完好的古代军事设防村落,壁垒跟村庄结合在一起,地下还有四通八达的暗道,与地面巧妙相连。“地道战”的起由,或因张壁而有。

我坐在堡墙上,双脚悬空。下面的桥洞,就是村道,把民居和庙宇分开,空载的煤车显出地方特色。玄武大殿门前的院落内,“南无阿弥陀佛”的圆牌与一大堆煤球煤饼格格不入,连小黄狗也放松心情,全不理外界的骚扰,浑似得道名狗。叽喳的麻雀、渐散的晨雾,让这个清修之地平添几分肃穆。而堡内的二郎神庙、戏台等等古建筑,罕有人迹。堡里住户很多迁到了外头,却留下一间间幽深灵气的旧屋。 这个原始但功能齐全的古堡,如同纯朴的村庄一样,没有沾上一丝铜臭味。

大同于心,便是大同,大同离身,便为不同;守心则守同。我是一个普通的人,只能很普通的方式,行走在这片不普通的土地上,努力让自己,

变得不普通。

2013年10月

循新山西攻略:

一、此次出行初衷是玩弄订票的手机软件,结果一不留神就订了国庆节当天太原至深圳的特价机票,于是继续寻找何时过去、如何过去;订了9月24日广州至大同的机票后,剩下的任务就是把中间的六天行程填满。火车票开闸(提前20天)的凌晨一点,用手机意外订到了大同至平遥的软卧,拿身份证在全国任一家火票站售卖点一扫,立刻打印出车票来,特么简单了!

二、自助游最大的限制是交通,特别到一些非开发景点的时候;所以旅途上经常看见客人拼车出游。在大同,像悬空寺、恒山这样的景点,根本没有公交车到达,只能靠包车,特别悬空寺到恒山仅六七公里的山路,来回竟然要80元!相较之下,山阴包车的150元至广武、平遥至张壁古堡+武宿机场440元,就合理多了。

三、自已制作的入晋路线,供君参考:9月24日往广州白云,广州-大同(经停长治,240min),宿大同;25日,大同-浑源(90min),游悬空寺、恒山,浑源-应县(60min),看应县木塔,应县-山阴(60min),宿山阴;26日,往广武(60min),游雁门关、明广武长城、广武汉墓群,回山阴,山阴-大同新南站(110min),宿大同;27日,上午古城墙、九龙壁、法华寺、华严寺,寻觅大同小巷,下午云冈石窟(30min),宿大同;28日,休整日,下午拿行李过冼浴中心,晚11点乘坐大同-平遥软卧(420min),宿火车;29日,漫游平遥,宿平遥;30日,往张壁古堡(60min),游平遥,宿平遥;10月1日,平遥至太原武宿机场(100min),太原-深圳(170min),返惠州。

四、在平遥,想买足够的纪念品,身上必须带上足够的现金,因为很多店铺不能刷卡;我看到有两个人像我一样,身上不够现金,专程由店主用电动车送到县城惟一的一家农村信用社提现。

五、如果在平遥住两晚以上,可以到平遥附近的景点转转,比如介休绵山、王家大院、乔家大院和张壁古堡等,都是半天时间,城内到处是这几条线路的广告,包车拼车,悉随尊便。